<button id="2dzyc"></button>
<em id="2dzyc"></em>
      <progress id="2dzyc"></progress>
      1. 工作時間段咨詢熱線

        13608872618

        知識文化

        您的位置:首頁>>知識文化>>茶葉新聞

        通過聯合國:《2024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看出來2024年茶產業又是一個艱難的日子

        發布日期:2024-03-07瀏覽次數:44

        聯合國:《2024年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

        中國經濟復蘇面臨阻力

        555.jpg

        我們首先來看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所撰寫的前言:

         

        在聯合國《世界經濟形勢與展望》(2024年版)報告發布之際,全球經濟不平等現象十分嚴重,地緣政治局勢高度緊張。

         

        雖然富裕經濟體在很大程度上從新冠肺炎疫情中反彈,但發展中經濟體已經收復失地。許多國家深陷債務,超過三分之一的國家面臨危機風險。氣候行動投資可持續發展嚴重不足。饑餓和貧困正在蔓延崛起。國家和經濟體之間日益加劇的分歧阻礙了有效的應對措施。

         

        正如本報告所表明的,2024年預計將又是艱難的一年。疲軟的全球增長預計將進一步放緩,投資仍將疲軟,債務危機將繼續螺旋式上升, 并伴隨著償債義務達到新的高度。毀滅性的沖突和不斷升級的極端天氣給全球經濟帶來不確定性和風險。結果是:發展被推遲和否定。

         

        2024年一定是我們走出這一泥潭的一年。

         

        通過釋放大量大膽的投資,我們可以推動可持續發展和氣候行動,并使全球經濟走上惠及所有人的更強勁增長道路。

         

        我們必須在過去一年取得的進展基礎上,實現每年至少5000億美元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刺激計劃,為可持續發展和氣候行動的投資提供負擔得起的長期融資。

         

        這包括增加多邊開發銀行的資本投入,并改變其商業模式,以合理的成本為發展中國家利用更多的私人融資。

         

        現在也是時候建立一個有效的債務解決機制,為衛生、教育、社會保護、體面工作、數字基礎設施和可再生能源的投資騰出財政空間了。

         

        20249月的未來峰會將是推進當今過時、功能失調和不公正的國際金融體系改革的關鍵機會,為全球經濟奠定更堅實的基礎。

         

        不平等正在撕裂我們的世界。2024年,我們必須抓住機遇,創造一個更具包容性、更具韌性的全球經濟,為所有人、所有地方服務。

         

         

         

        以下是報告主要內容:

         

        1.脆弱的復蘇掩蓋了潛在的風險和脆弱性

         

        盡管沖突和氣候變化引發的多重沖擊對數百萬人的生命和生計,進一步危及可持續發展的進展。幾個大型發達經濟體表現出非凡的韌性,盡管貨幣大幅緊縮,但強勁的勞動力市場仍支持消費者支出。與此同時,在能源和食品價格下跌的背景下,大多數地區的通貨膨脹率逐漸下降,使央行能夠放緩或暫停加息。

         

        然而,這種韌性的外表掩蓋了短期風險和結構脆弱性。許多國家的基本價格壓力仍在上升。中東沖突的進一步升級帶來了擾亂能源市場和重新引發全球通脹壓力的風險。隨著全球經濟面臨大幅加息的滯后效應,主要發達國家央行已表示有意在更長時間內保持較高利率。長期借貸成本上升和信貸條件收緊的前景給世界經濟帶來了強大的阻力,因為世界經濟背負著高水平的債務,但也需要增加投資,不僅要重振增長,還要應對氣候變化,加快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此外,緊縮的金融條件,加上地緣政治分裂的風險越來越大,對全球貿易和工業生產構成了越來越大的風險。

         

        在這種風險和不確定性揮之不去的背景下,預計全球GDP將從2023年的2.7%降至2024年的2.4%。2025年增長率將適度提高至2.7%,但仍將低于疫情前的趨勢增長率3.0%。盡管世界經濟在2023年避免了衰退的最壞情況,長期的低增長迫在眉睫。許多發展中國家,特別是脆弱和低收入國家的增長前景仍然疲軟,使疫情損失的全面恢復變得更加困難。

         

         

         

        2.發達經濟體進一步放緩

         

        美利堅合眾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在過去一年中表現非常好,但預計增長率將從2023年的2.5%降至2024年的1.4%。強勁的家庭資產負債表以及有彈性的勞動力和住房市場支撐了強勁的消費者支出,支撐了2023年好于預期的表現。盡管美聯儲積極收緊貨幣政策,但2023年第三季度的失業率僅為3.7%。強勁的房價提振并維持了房主的凈值,發揮了強大的財富效應,支持了高水平的家庭支出。這種情況可能會很快改變,尤其是在住房和資產價格下跌并有效降低家庭凈值的情況下。

         

        在家庭儲蓄下降、高利率和勞動力市場逐漸疲軟的情況下,消費者支出預計將在2024年減弱,投資預計仍將低迷。盡管硬著陸的可能性已大幅下降,但美國經濟將面臨勞動力、住房和金融市場惡化帶來的重大下行風險。

         

        在通貨膨脹和高利率仍在上升的情況下,歐洲面臨著充滿挑戰的經濟前景。在歐盟,預計2024GDP將增長1.2%,高于2023年的0.5%。隨著價格壓力的緩解、實際工資的上漲以及勞動力市場的強勁,預計消費者支出的回升將推動經濟的溫和復蘇。緊縮的財政狀況持續和滯后影響和財政措施的收緊將部分抵消2024年這些關鍵增長驅動因素的積極影響。

         

        盡管貨幣和財政政策立場寬松,預計日本的增長將從20231.7%的增長率到20241.2%。通脹上升可能標志著持續了20多年的通貨緊縮趨勢的結束。主要貿易伙伴中國和美國的增長放緩,預計將在2024年抑制凈出口。

         

        在獨立國家聯合體(獨聯體),經濟增長超過了早些時候的預測,反映出俄羅斯聯邦的增長高于預期,烏克蘭在2022年大幅收縮后出現溫和反彈,高加索和中亞表現強勁。獨聯體和格魯吉亞的國內生產總值在2023年估計增長了3.3%,預計2024年將增長2.3%。俄羅斯聯邦通脹加劇和貨幣政策收緊的恢復預計將對該地區2024年的增長產生負面影響。

         

         

         

        3.發展中國家面臨不同的近期增長前景

         

        在中國,經濟從新冠肺炎復蘇的步伐比在國內外不利因素下預期的要緩慢。2023年下半年,經濟出現好轉,全年增長率達到5.3%,高于2022年的3.0%。降低政策和抵押貸款利率,增加由新債券融資的公共部門投資,促進了經濟增長。

         

        盡管消費一直是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但2023年消費者信心依然不溫不火。房地產行業的持續疲軟和外部需求的疲軟--對固定投資、工業生產和出口的增長產生了負面影響--將推動2024年的增長率適度下降至4.7%。

         

        非洲的經濟增長預計仍將疲軟,從2023年的平均3.3%增長到2024年的3.5%。全球經濟放緩、貨幣和財政狀況趨緊以及高債務可持續性風險仍將存在拖累了該地區的增長前景。正在發生的氣候危機和極端天氣事件將破壞農業產量。而地緣政治不穩定將繼續對非洲的幾個次區域,特別是薩赫勒和北非產生不利影響。

         

        預計東亞經濟將出現溫和放緩,增長率將從2023年的4.9%降至2024年的4.6%。在大多數經濟體中,在通脹壓力緩解和勞動力市場穩步復蘇的支持下,私人消費增長預計將保持穩定。盡管服務出口--尤其是旅游業--的復蘇勢頭強勁,但全球需求的放緩可能會抑制商品出口,而商品出口一直是在該地區許多國家增長的主要驅動力。

         

        南亞國內生產總值在2023年估計增長了5.3%,預計2024年將增長5.2%,這得益于印度的強勁擴張。印度仍然是世界上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印度國內需求強勁,制造業和服務業增長強勁。預計2024年印度經濟增長率將達到6.2%,略低于20236.3%的預期。

         

        該地區幾個經濟體將面臨緊縮的金融和財政狀況、國際收支挑戰以及厄爾尼諾氣候現象回歸的下行壓力。

         

        在西亞,2024GDP預計將增長2.9%,高于2023年的1.7%?;臼称愤M口的高價格繼續給通脹帶來上行壓力,預計通脹在2024年才會逐漸下降。在土耳其,當局積極收緊貨幣政策以控制通貨膨脹,預計這將對2024年的經濟增長產生負面影響。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前景仍然充滿挑戰,預計國內生產總值增長將從2023年的2.2%放緩至2024年的1.6%。2023年的增長表現超出預期,消費和投資具有彈性,資本流入強勁以及穩定的外部需求。盡管通貨膨脹一直在消退,但仍在上升,結構性和宏觀經濟政策挑戰依然存在。2024年,緊縮的金融條件將破壞國內需求,而中國和美國的增長放緩將限制出口。

         

        最不發達國家預計從2023年的4.4%增長率提升到2024年的5.0%,但仍遠低于可持續發展目標中設定的7.0%的增長目標。對最不發達國家的投資仍將受到抑制。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尤其是金屬、石油和棉花價格波動--繼續破壞增長前景,46個最不發達國家中有38個被列為依賴大宗商品的經濟體。據估計,外債還本付息額已從2021年的460億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約600億美元(約占最不發達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4%),進一步擠壓財政空間,制約政府刺激復蘇和增長的能力。

         

        許多小島嶼發展中國家受益于2023年旅游業流入的強勁反彈,2024年的前景基本上是積極的。預計2024年小島嶼發展中國家平均增長3.1%,高于2023年的2.3%。然而,由于日益嚴重的氣候變化和油價波動直接影響到旅游業和消費價格,小島嶼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前景仍然脆弱。

         

        內陸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增長預計將從2023年的4.4%加速至2024年的4.7%。一些經濟體正受益于更強勁的投資,包括外國直接投資,尤其是基礎設施投資。

         

         

         

        4.勞動力市場復蘇不均衡

         

        疫情之后,全球勞動力市場迅速反彈,超過了2008年金融危機后的復蘇速度。到2023年,許多經濟體的失業率已降至疫情前的水平以下,接近美國和幾個歐洲經濟體的歷史最低點。然而,這種復蘇是不均衡的,尤其是發展中經濟體出現了不同的趨勢。巴西、中國和土耳其的失業率有所下降,但許多發展中國家,特別是西亞和非洲的發展中國家,都在與高失業率作斗爭。在大多數經濟體,工資增長未能抵消通貨膨脹的影響,加劇了生活成本危機。發展中國家的勞動力市場仍在繼續面對非正規就業、性別差異和青年高失業率等持續挑戰。由于前景疲軟,許多發展中國家的勞動力市場狀況可能在2024年惡化,貨幣緊縮的滯后效應將對就業造成損失。

         

         

         

        5.全球通貨膨脹正在消退,但糧食價格上漲會加劇糧食不安全和貧困

         

        在經歷了兩年的飆升后,全球通脹在2023年有所緩解,但仍高于2010-2019年的平均水平。全球總體通脹率從2022年的8.1%(近三十年來的最高值)降至2023年的5.7%。由于國際大宗商品價格進一步放緩以及貨幣緊縮導致需求減弱,預計2024年將進一步下降至3.9%。發達經濟體在通貨膨脹方面經歷了明顯的減速,盡管受服務業價格上漲和勞動力市場緊張的影響,核心通貨膨脹率仍然相對較高。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通貨膨脹在2023年達到峰值,預計2024年將進一步放緩。

         

        盡管出現了這些有希望的發展,但由于國際價格對當地價格的傳遞有限、當地貨幣疲軟以及氣候變化相關沖擊,食品價格在2023年下半年出現了上漲跡象,特別是在非洲、南亞和西亞。

         

        高食品價格是一個重要的驅動因素。發展中國家的糧食不安全問題,對最貧窮的家庭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響,這些家庭將其收入的很大一部分用于糧食。2023年,估計有2.38億人經歷了嚴重的糧食不安全,比前一年增加了2160萬人。婦女和兒童尤其容易受到傷害。發展中國家的通貨膨脹趨勢也加劇了貧困,扭轉了減貧方面來之不易的一些進展。在低收入國家,特別是非洲和西亞國家,貧困率仍遠高于疫情前的水平。

         

        隨著整體通脹開始消退,世界各地的貨幣政策立場已經開始出現分化。130家央行當中的28個在2023年前10個月下調了政策利率。然而,全球貨幣政策立場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具有限制性。美聯儲和歐洲央行繼續加息。

         

        2023年,盡管速度較慢,因為核心通脹率仍高于目標,主要發達國家央行可能會在更長時間內保持更高的利率,因為名義工資增長的上升表明了第二輪效應的風險,而不斷升級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可能會造成新的通脹壓力。

         

         

         

        6.量化緊縮取代量化寬松

         

        除了加息,主要發達國家央行(日本銀行除外)于2022年開始減少資產負債表上的資產,這一過程被稱為量化緊縮(QT),并在2023年加快步伐,以減少流動性過剩。從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開始,量化寬松(QE--央行購買金融資產--仍然是促進投資和增長以及確保金融穩定的關鍵貨幣政策工具。在疫情期間,貨幣當局恢復了量化寬松政策--注入流動性和穩定金融市場。許多發展中國家銀行在疫情期間首次實施量化寬松。然而,2021年下半年持續的通脹壓力要求大多數發達國家央行縮減資產負債表,以減少流動性并抑制通脹壓力。

         

        量化緊縮的實施帶來了重大挑戰,包括金融不穩定風險和財政問題。20229月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的債券市場壓力以及20233月美國銀行危機分別迫使英格蘭銀行和美聯儲重新思考和調整QT實施策略。盡管QT有助于收緊金融狀況,但鑒于QT的實施比量化寬松更為緩慢,對長期債券收益率的影響并不明顯,量化寬松通常相對較快地推出,以避免金融危機。

         

         

         

        7.借貸成本上升將加劇發展中國家的債務可持續性風險

         

        主要發達國家央行的貨幣緊縮(包括QT)將對發展中國家產生顯著的溢出效應。盡管國際金融狀況在股票價格上漲和低波動的情況下保持適度溫和,特別是在2023年上半年,但許多發展中國家繼續面臨高昂的借貸成本、進入國際資本市場的機會受限和匯率貶值。在美聯儲于20223月停止凈資產購買后的六個月內,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貨幣對美元總共貶值了約9%。

         

        借貸成本上升和貨幣貶值加劇了債務可持續性風險。許多發展中國家在疫情后時期,財政收入停滯不前,甚至萎縮,而償債負擔繼續增加,尤其是以美元或歐元計價的發展中國家債務,面對不斷上升的利率,發展中經濟體需要刺激投資和增長,應對氣候變化相關風險,加快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在需要額外外部融資之際,這一點尤其令人擔憂。

         

        最不發達國家面臨官方發展援助下降,進一步加劇了資金緊縮。2022年對非洲的官方發展援助盡管創下歷史新高,但下降了7%以上。發達國家為烏克蘭提供的財政支持在很大程度上是2022年官方發展援助急劇增加的原因。流入最不發達國家的官方發展援助進一步減少,將有可能逆轉這些國家近幾十年來取得的一些發展成果。

         

         

         

        8.全球投資趨勢仍將疲軟

         

        全球投資增長可能仍將放緩。2023年,實際固定資本形成總額估計增長1.9%,低于2022年的3.3%,遠低于2011-2019年期間4.0%的平均增長率。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經濟體甚至在疫情之前就經歷了投資增長放緩。全球金融危機后采取的超寬松貨幣政策(以及量化寬松產生的流動性過剩)與增加投資無關。當前借貸成本上升和經濟不確定性的環境將進一步影響投資增長。發達經濟體,特別是美國住宅投資明顯減弱。在發展中地區中,非洲、西亞和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地區繼續面臨高借貸成本和其他阻礙投資增長的挑戰。盡管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資部分抵消了私人投資的缺口,但中國房地產行業仍面臨著困境。相比之下,在政府基礎設施項目和跨國投資驅動下,印度2023年的投資表現強勁。

         

        2023年,全球能源部門投資的增長速度快于總投資。值得注意的是,自新冠肺炎大流行以來,清潔能源投資連續第三年增長。然而,這些投資的增長速度還不夠快,無法使各國實現到2050年凈零排放目標??稍偕茉吹耐顿Y缺口仍然很大,尤其是在發達經濟體和中國以外。與此同時,對化石燃料的投資有所增加,在2022年和2023年超過了疫情前的水平。

         

         

         

        9.作為增長動力的國際貿易正在失去動力

         

        2023年,全球貿易增長大幅放緩,估計為0.6%,比2022年的5.7%大幅下降。預計2024年將恢復到2.4%,仍低于疫情前3.2%的趨勢。這種放緩歸因于商品貿易的衰退。消費者支出從商品轉向服務、貨幣緊縮、美元走強以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阻礙了全球貿易。發展中經濟體的出口受到挫折,發達國家的需求減弱,金融條件限制了貿易融資。從更積極的方面來看,國際旅游業顯示出強勁復蘇的跡象,特別是在東亞和西亞,預計到2024年將達到疫情前的水平。隨著各國尋求確保離家更近的供應鏈安全,國際貿易關系出現了重新調整的趨勢或者來自更具彈性的來源。

         

         

         

        10.中央銀行必須保持通貨膨脹、增長和金融穩定之間的微妙平衡

         

        預計2024年,全球央行將繼續面臨微妙的平衡行為和艱難的權衡,努力控制通脹、恢復增長和確保金融穩定。貨幣不確定性--尤其是圍繞美聯儲以及歐洲央行緊縮方向和持續時間的立場--對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都顯得舉足輕重。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貨幣傳導存在巨大且可變的滯后,貨幣緊縮的全面影響,包括正在進行的QT項目,尚未實現。發展中經濟體的央行將面臨日益嚴重的國際收支問題和債務可持續性風險的額外挑戰。

         

        發展中國家的中央銀行需要使用廣泛的工具,包括資本流動管理、宏觀審慎政策和匯率管理,以最大限度地減少發達經濟體貨幣緊縮的不利溢出效應。這些政策的預防性和先發制人的部署可以創造緩沖,并增加貨幣政策應對措施的靈活性,將增長和就業置于金融穩定之上。發展中國家需要加強其技術和體制能力,重點關注及時收集經濟和金融數據以及加強監督能力等優先事項,為政策執行做好準備。一系列預警指標和國家風險模型可以幫助貨幣當局發現國內外風險和脆弱性。此外,發展中國家需要加強其技術和體制能力,重點關注及時收集經濟和金融數據以及加強監督能力等優先事項,為政策執行做好準備。一系列預警指標和國家風險模型可以幫助貨幣當局發現國內外風險和脆弱性。實施財政政策,包括采取審慎的財政措施和設立主權穩定基金,可以作為抵御外部經濟沖擊的屏障。

         

        盡管預計越來越多的央行將在2024年轉向貨幣寬松以支持總需求,但他們的政策選擇將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聯儲和歐洲中央銀行所采取的行動。各國央行需要加強國際貨幣政策合作或協調,以最大限度地減少主要發達國家央行的溢出效應,即使這種合作可能極其困難。一種跨國界的觀點認為,發達國家央行采取明確、透明和穩健的溝通戰略將有機會改善世界各地貨幣當局之間的溝通和信號。各國央行還需要加強合作,監測和維護金融穩定,包括識別和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金融風險。

         

         

         

        11.隨著利率上升和流動性緊縮,財政空間正在縮小

         

         

         

        各國實施了大膽而及時的財政政策措施,以應對疫情危機并刺激復蘇。世界各國政府也依賴財政以應對烏克蘭戰爭帶來的食品價格上漲和糧食不安全風險。自2022年第一季度以來利率急劇上升以及流動性緊縮對財政平衡產生了不利影響,再次引發了人們對財政赤字和債務可持續性的擔憂。財政空間仍然非常有限,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對其中許多國家來說,缺乏財政空間帶來了特殊風險,因為這限制了它們投資于可持續發展和應對新沖擊的能力。2022年,50多個發展中經濟體將政府總收入的10%以上用于支付利息,25個國家的支出則超過20%。市場預期主要經濟體的利率將在比之前預期更長的時間內保持高位,這導致主權債券收益率進一步上升,增加了財政平衡的壓力。從中期來看,疲軟的增長前景,加上需要增加對教育、衛生和基礎設施的投資,將給政府預算帶來壓力,并加劇財政脆弱性。

         

        在財政狀況不那么脆弱的發展中國家,政府必須避免自我挫敗的財政整頓。其中一些經濟體將需要增加財政收入,以擴大其財政空間。在短期內,增加數字技術的使用可以幫助發展中國家減少避稅和逃稅行為。從中期來看,政府將需要通過更累進的收入、財富和綠色稅來擴大收入。許多經濟體還需要提高財政支出的效率和補貼的有效性,并更好地針對社會保護方案。

         

        低收入國家以及財政狀況脆弱的中等收入國家將需要債務減免和重組措施,以避免毀滅性的債務危機以及走出投資疲軟、增長緩慢以及沉重的償債負擔的發展周期。

         

         

         

        12.產業政策正在支撐可持續發展

         

        工業政策越來越被視為促進結構變革和支持綠色轉型的關鍵,它正在復興和轉變。這一轉變旨在修復市場失靈,并使創新與更廣泛的發展目標保持一致。創新政策也在發生變化,采用了更具雄心、系統性和戰略性的方法。各國政府正在制定具體目標、激勵措施和附加條件,以促進社會和環境方面所需的技術。從本質上講,創新政策正表現出更大的方向性。

         

        新冠肺炎疫情和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凸顯了這一國內韌性的重要性,領先的國家和地區,如中國、美國和歐盟大力投資高科技和綠色能源部門。然而,情況因國家而異。發達經濟體和幾個像中國這樣的大型發展中經濟體正在對研發和目標部門進行前所未有的投資,而許多發展中經濟體內,由于財政空間有限和結構困難,仍在努力為產業和創新政策提供資金。這種日益擴大的技術差距可能進一步阻礙發展中國家加強生產能力并向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邁進的能力。

         

         

         

        13.加強多邊主義將加速可持續發展目標

         

        在實施《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中點,世界仍然容易受到破壞性沖擊的影響,包括迅速發展的氣候危機和不斷升級的沖突。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強調,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強有力的全球合作。聯合國仍然站在重振有效多邊主義的最前列。20239月在大會主持下召開的可持續發展問題高級別政治論壇通過了一項政治宣言,通過一系列行動加快實施《2030年議程》,其中包括推進聯合國秘書長發起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刺激計劃;彌合科學、技術和創新的鴻溝;以及加強氣候行動的集體雄心。將于20249月舉行的未來峰會將為各利益攸關方提供一個討論必要改革的平臺,以期制定“多邊解決方案,創造更美好的明天”。

         

        在本報告中,國際社會的關鍵優先事項--旨在刺激增長,同時加快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進展--包括重振多邊貿易體系;改革發展金融和全球金融結構和應對中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可持續性挑戰;以及大規模增加氣候融資。

         

        全球貿易的長期放緩--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些國家對全球化的好處越來越懷疑--表明需要改革多邊貿易體系。隨著內部治理問題仍未解決和新的外部挑戰的出現,世界貿易組織主持下的多邊貿易體系繼續面臨重大挑戰。維持一個基于規則、包容和透明的貿易體系仍然是促進全球貿易和支持包括能源轉型在內的可持續發展的關鍵。迫切需要進行改革,以確保世貿組織能夠解決成員國之間的分歧,加快全球貿易協議的進展,并應對新的挑戰,包括越來越多地使用貿易限制。

         

        解決國際融資和債務可持續性問題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緩解金融約束,減少債務困境,增加流向發展中經濟體的融資量。聯合國秘書長發起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刺激計劃概述了國際金融體系急需的改革,并呼吁每年至少增加5000億美元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投資。目前,可持續發展籌資方面的進展仍然非常緩慢和零散。隨著許多發展中國家陷入債務困境,迫切需要更有效的國際合作以重組債務和應對再融資挑戰。全球主權債務圓桌會議成立于20232月,旨在促進利益相關者之間的合作,實現協調、信息共享和透明度。目前正在努力改進合同條款,以防止和更有效地解決債務困境和危機。需要采取更加有力和有效的多邊舉措,明確程序的步驟和時間表,在談判期間提供債務停滯期,并更好地確保不同債權人遵守“待遇可比性”原則。

         

        擴大氣候融資對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至關重要,該目標敦促各國應對氣候變化及其影響。據估計,2050年能源轉型將需要150萬億美元的投資。以及基礎設施,僅全球能源部門的轉型每年就需要5.3萬億美元。然而,氣候融資仍遠低于所需的綠色投資水平。按照2015年《巴黎協定》的規定,將氣溫上升限制在工業化前水平以上1.5°C。發達國家承諾到2020年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的氣候融資,但這一承諾從未完全兌現,2021年的資金總額僅為896億美元?!堵摵蠂鴼夂蜃兓蚣芄s》第二十八次締約方大會(COP28)正式通過的損失和損害基金的有效運作,以及擴大與該基金有關的融資承諾,對于幫助脆弱國家應對氣候災害的影響至關重要。減少化石燃料補貼、加強多邊開發銀行在氣候融資中的作用以及促進技術轉讓對于加強全球氣候行動至關重要。


        XML地圖 免責聲明

        <button id="2dzyc"></button>
        <em id="2dzyc"></em>
          <progress id="2dzyc"></progress>
          1. 日本一道在线观看视频网址,在线中文字幕天码,亚洲韩国在线观看,人人玩人人摸人人操